安徽经济新闻网 - 安徽新闻观察门户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(12377) 新闻热线:0551-65200656 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 RSS
权威资讯 最新报道 尽在安徽经济新闻网 WWW.AHENEWS.COM.CN


“顽主”裴希明:不“安分”的画画者



时间:2014-10-14 11:21:45   链接来源:人民网  作者:李家林  
分享到:

关键词: 顽主,裴希明,安分

内容提要:

“顽主”裴希明:不“安分”的画画者。

    人民网合肥10月13日电(李家林)即便访谈的时间约到上午10点,裴希明出现时,眼神里仍有一丝疲惫:他又画画至凌晨三点。
    他所在的公司,员工们已经习惯了裴总的作息。“白日太忙,只有夜里才能静下心,裴总一画画就忘了时间。”
    为什么员工们喊他“裴总”,而不是艺术界相互的尊称“老师”?
    他递给人民网安徽频道记者一本他的书画册和一张名片,书画册上介绍他是“专职画家”,而名片上的头衔则是“总经理”,这正是裴希明现在身份的两级:一名游走在商业与艺术领域的“顽主”。

裴希明1.jpg

裴希明(左)接受记者采访。

    A:22岁就在日本举办个展
    裴希明成名甚早。
    很多人都知道,1985年,时年22岁裴希明就在日本秋田县立美术馆举办首次个展。
    但很少有人知道,这是一场迟到4年的个人画展。
1980年底,时年17岁的裴希明跟随父亲、中国著名画家裴家同先生前往广州参加书画展销。那时国门刚开,大陆地区书画市场尚未形成,国人还没有买画的意识。
     一日,裴希明自己待在展销摊位上时,迎来几名日本客人。裴希明后来才知道,这是日本水墨画中国桂林写生团途径广州,几名日本客人中,有一人是日本水墨画协会副会长。

裴希明2.jpg

小亭流水

    日本客人看中了三张画作,裴希明开价70至100元每张,日本客人没有还价。当时,一般公务员的工资每个月也只有30元左右。
“我想告诉对方,这些画都是我画的。但我不会日语,就拿出纸笔,写三个字‘我画的’,当然对方看不懂。”裴希明回忆,对方喊来翻译,当得知相中的画作出自面前这名少年之手时,日本客人非常吃惊,当即邀请裴希明一起去桂林写生。
    面对日本人的邀请,裴希明征求父亲的意见。父亲曾在南京生活,对日本人没有半点好感,可当时大力提倡中日友好,外加艺术是不分国界的,于是,父亲告诉裴希明:“人生的道路自己选择。”
    裴希明去了桂林,他绘画的造诣震动了整个写生团。写生团回到日本后,随即以日中友好协会、日本水墨画协会的名义,联合向裴希明发出到日本举行个展的邀请。
    “八十年代呀,出国是件大事,没有人敢拍板,经过层层申请之后,1985年批复才下来。”裴希明说,即便如此,他还是安徽省第二位走出国门的画家。

    B:高考不中,他剃发明志学习国画
    裴希明出生于上世纪六十年代,他上学之际,正是“交白卷”凤盛行之时,裴希明缘何能在这种大环境下,练就一手上好的画技?
    有裴希明老朋友回忆,裴希明父亲裴家同当年是上级钦点的画领袖像第一人。裴希明从小就接受了家学的熏陶,由家学而入丹青境界,裴希明从艺理所当然。

裴希明3.jpg

    裴希明接受记者采访时笑言,他直至1976年上初二时,才开始学习素描速写,国家恢复高考时,裴希明两考不中,一怒之下剃了光头,正式开始学习国画。裴希明画作被日本写生团看中之际,他才刚刚学习国画数个月时间。
    裴希明的天分得到了父亲裴家同的认可。裴家同回忆,裴希明学习期间已经临摹了当时可以找到的所有历代名家的画作,几年功夫就把远达宋代郭熙、张择端,中至元代黄公望、倪云林,明代石涛、文徵明,近到明清之际的程邃、梅清、渐江、龚贤的作品学得有模有样,以“临其形,学其神,得其质”般的天纵悟性,师法古趣,领会传统,夯实功底、做足功夫。
    C:在日本求学,还挣了日本人一大笔钱
    在日本举行个展时,裴希明了解到日本画受中国画的影响很大,至今,唐绘和宋元时期水墨画的风格在日本绘画史上仍然有自己的地位,一些日本画家就连使用的墨也偏好唐墨。
    裴希明打算把日本人绘画理念和技法学到手。后来,裴希明真的来到了日本,在国立秋田大学绘画专业学习油画。几度寒暑,几多春秋,他终于取得了一些成绩,成为日本国秋田县绘画美术院特邀会员,并陆续举办画展,作品也开始有了买家。

裴希明4.jpg

如今新安江华图

    在油画方面,裴希明是学生,在水墨画方面,裴希明则是当之无愧的老师。裴希明在求学之时,便开办了几个水墨学习班,教授日本人中国画技法。
一边卖画一边教学,就这样,裴希明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学成回国时,还带回来大约100万人民币的财富。
    在闲聊的过程中,裴希明说,他曾在日本卖过大量的画,但现在不想再为市场画画了。因为他认为如果为市场画画,那么作品会被市场影响,失去自我,他现在追求的是“想画什么就画什么”。

    D:骨子里就是“顽主”
    值得一提的是,裴希明骨子里就绝非是一辈子只做一二件事的人。
    从日本学画归来之际,每个人都认为裴希明会坚定不移地走在艺术道路上,没想到,裴希明转身去经商了。
    事后他解释,当生活只剩下吃饭、睡觉、画画三件事时,十分单调,“太清闲了,激发不出来艺术灵感”。
    于是,裴希明先是摆弄起“和式”摄影,随即,又开了合肥第一家茶楼,“25元一壶,九十年代这个价格不便宜”。

裴希明5.jpg

黄山雾开图

    2000年,裴希明又投身房地产开发,合肥虹桥苑、三河古镇一条商业街都出自裴希明之手。
    就在房地产行业大赚特赚之时,裴希明再次作出出人意料的事情。他转行了,从2005年起,他先后成为联想安徽行业总代理、松下电器安徽总代理。现在,裴希明将原有一切生意都交给家人打理,自己全身心投入了安徽艺海拍卖有限责任公司。现在,这家拍卖公司已经获得一类、二类、三类文物拍卖资质,拥有拍卖古代铜器、玉器、钱币、珠宝玉器的资格。
    值得一提的是,投身这些年,裴希明从未放下艺术。生意人裴希明长袖善舞,大把银子没少赚;书画家裴希明亦是纵情水墨,大笔如椽画丹青。
    E:不“安分”的画画者
    尽管,大多数人只知道画家裴希明手里拿的是毛笔,画的是宣纸;可未必了解他画风转型后专注于尝试利用陶瓷、紫砂等不同材质来表现万丈胸壑且乐此不疲。
    似乎是在不经意间,裴希明爱上了青花瓷,他买来瓷坯,以瓷为纸,挥写山水,再拿去景德镇的窑里烧过之后就可以成为作品,所画的笔画就可以神奇地成为青花。

裴希明6.jpg

黄山奇

    为了更方便地烧制作品,裴希明还在景德镇订做了一个烧青花的窑。这使得从画画到烧制的一系列工序在家里就可以完成。
    裴希明还收藏烟斗。这些年来,裴希明遍访了欧洲各地最知名的烟斗产地,“当世公认的手工制烟斗大师有21位,我藏齐了他们中大多数制作的烟斗。”
数年前,得知丹麦的烟斗大师Tom Eltang到访上海,裴希明和夫人一起,不仅从大师手中买到一把好烟斗,而且得以与Tom Eltang面对面交流玩烟斗、抽烟斗心得。
    现在裴希明除忙于艺术品拍卖外,把时间都放在画画、画陶瓷、刻一些紫砂。他说画陶瓷、刻紫砂归根结底都是为了画画,“在宣纸上没有表达好的东西,在陶瓷上画出来了。”这也是裴希明追求艺术的一种方式。他想创作出跨越不同文化樊篱、直追生命本质的作品。
    关于艺术,裴希明的“野心”很大。他希望别人介绍他时,不再说这是“裴家同的儿子”,而是让父亲对外的身份变为“这是裴希明的父亲”。
    作为国画大师傅抱石的学生,裴家同已经站在安徽书画界的顶端,裴希明能青出蓝而胜于蓝,实现这么宏大的愿望吗?
    裴希明很有信心,毕竟,对于艺术家来说,51岁还属于艺术生命的中青年。借行内一句流行话说,裴希明如今已经站在前辈大师的肩头,极目远眺属于自己的美学历程。

来顶一下
返回首页
返回首页
相关资讯